太子薨逝,皇后娘娘得知消息,受不住打击,当场晕厥过去。

景文帝痛失爱子,悲痛欲绝,又因幕后凶手还未查出来,将刑部和大理寺的官员都骂了一顿,顾景熙作为宠臣也无法幸免,跟着挨骂。

刑部尚书余大人自从升做尚书之后,从未试过被景文帝骂的那么惨,出宫后,他悄声问顾景熙:“顾大人,都说你断案如神,此案你是真的没有半点眉目?”

顾景熙微微摇头,回道:“余大人,若是下官查到什么线索,方才又怎会因办事不力被训?下官虽破了不少案子,但至今仍有不少悬案是下官也没办法的,办案的人有手段,作案的人不不乏手段高明的,作案后让人查不到任何线索。”

余大人被这话噎住,旋即惆怅轻叹,案子结不了,他头顶上的乌纱帽也戴不稳,谁知道皇上会不会嫌弃他办事不力,贬了他的官职?

片刻后,余大人又问:“那顾大人可有怀疑的人选?”

顾景熙不假思索道:“暂时没有。”

余大人听罢,目光古怪地觑了觑他,并不信他没有怀疑的人选,便是自己,那也有怀疑的人选,只是碍于没证据,有些话不可乱说。

余大人:“那这案子……”

他话还未说完,顾景熙便道:“查,继续查,掘地三尺也得把幕后主使找出来,不然如何向皇上交代?”

余大人点点头:“顾大人说的是,可这要从何查起?”

顾景熙回道:“办法总比困难多,余大人觉得呢?”

余大人:“……”

这说了等于没说,好歹他们是共同查此案的官员,至于对他也这般防备?即便是与他说了,他也不会与旁人说啊。

罢了罢了,顾景熙不信任他,但他倒是信任顾景熙的人品。

于是乎,余大人意有所指道:“顾大人,我觉得太子的离世对谁最有利,谁的嫌疑就最大。”

顾景熙转眼看他,轻轻点头,赞同了他的观点:“下官觉得余大人此言有理,不知余大人可有怀疑的人选?”

余大人:“……”

都说得那么明白了,还在跟他装,顾景熙这厮心眼子还挺多的啊。

余大人拿他没办法,只好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三个字。

顾景熙脚步一顿,问:“余大人说这话,可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?”

余大人回道:“并无,所以方才并未在皇上面前提起,只是这样下去,此案也不知何时能结案,如今我是最害怕进宫面圣了。”

顾景熙默然,何止余大人着急?他心里也着急,但也真的找不到什么线索,刺杀太子那么大的事,对方肯定小心谨慎,不会留下线索让人顺藤摸瓜查出真相,这也增加了办案的难度。

晚上。

顾景熙满脸疲惫回到家中,发现阿瑶还没休息,在等着他,听到他的脚步声时,就倏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渣男逃婚,我当场改嫁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太阳小说只为原作者慕妘娍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妘娍并收藏渣男逃婚,我当场改嫁了最新章节第五百五十七章 贬为庶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