翌日,书房内。

余川关上书房门,上前几步向顾景熙行礼,然后问:“侯爷,您有何吩咐?”

顾景熙直言道:“你与婵儿的事,夫人替你问过了,婵儿并没有说什么,只让你回京后亲自去跟她说,你找个时间与她说。”

此言一出,余川的心都提了起来,磕磕巴巴地问:“侯爷,她、她当真是这样说的?”

顾景熙无奈道:“这种事,你觉得我会跟你开玩笑?”

余川见自家主子真不像是在开玩笑,抿着唇,有些犯难,要他亲自去说,可是他不知道该怎么说啊,不然也不会悄悄爱慕人家那么久,却不敢表露半分了。

顾景熙恨铁不成钢道:“瞧你这出息,你该不会不敢吧?”

余川连连摇头:“不是,就是小的不知道该如何说。”他看向顾景熙,虚心请教,“侯爷,您平时是如何把夫人哄高兴的?”

顾景熙:“人家还没答应嫁给你,你就想到哄媳妇的问题去了?”

余川回道:“小的是想着跟她说了,如果把她惹恼了,该如何哄好。”

顾景熙无言以对:“……”

片刻,他耐着性子回道:“夫人与婵儿的性子截然不同,喜好也截然不同,我哄夫人的法子,不适用于你哄婵儿。”

余川却不以为然:“夫人和婵儿都是女子,怎么就不适用了?”

顾景熙问:“夫人喜欢好看的裙子和首饰,你确定婵儿也喜欢这些?”

余川忙摇了摇头,婵儿并不喜欢这些,若是在一件价值不菲且又好看的首饰与一把宝剑之间选择,婵儿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宝剑,看都不会看那件首饰一眼。

沉默片刻,余川忽然灵机一动,祈求道:“侯爷,您学富五车,不如小的给您提供想法,您根据这想法替小的写一首情诗?小的照着您写的,誊抄一份,然后交给婵儿。”

闻言,顾景熙露出匪夷所思的神情,用一言难尽的眼神看着余川,那眼神仿佛在说:情诗这种东西,是可以代写的?

余川有些不好意思,赧然地低下头:“小的觉得直接说,似乎直接了些,送一首情诗委婉些。”

顾景熙回道:“余川,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是如此扭扭捏捏的人?你们是一起长大的,你什么样婵儿会不知道?你送一首情诗给她,她一看就知道不是你写的,你又不是没长嘴,表明心意还要找别人代笔,一看就没诚意。”

余川“啊?”了一声,期期艾艾道:“这、这样没诚意?”

顾景熙反问:“难道你觉得这样很有诚意?你送一首诗,还是找我代写的,这还不如送她一串你亲自上街买的糖葫芦。”

余川仔细想了想,似乎还真的显得没诚意。

顾景熙直接将他打发走:“行了,你出去自个儿琢磨去吧。”

余川张了张嘴,想说点什么,最后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渣男逃婚,我当场改嫁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太阳小说只为原作者慕妘娍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妘娍并收藏渣男逃婚,我当场改嫁了最新章节第五百五十七章 贬为庶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