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首词,顾景熙看了一遍又一遍,脸上的笑容就没淡过。

他家阿瑶也想他了,还嘱咐他添衣,若是没猜错的话,随信一起送来的包袱,里面装的就是阿瑶亲手做的衣服。

须臾,顾景熙把信折好放回信封里,拆开包袱,发现里面还真是阿瑶给他做的新衣服。

看着衣服上面绣工精湛的花纹,他能想象阿瑶坐在窗前的软榻上,螓首低垂,神情温柔专注,手捻针线,动作如行云流水般,在布帛上来回往复绣花纹的模样。

当日晚上,顾景熙就睡了个好觉。

次日清晨醒来,神清气爽,对待余川他们几个也甚是温和。

余川他们几个看到主子露出久违的发自内心的笑容,便知昨日夫人寄来的书信将主子哄好了,且主子今日穿的新的秋衣,定然是夫人亲手做的。

余川在心里啧啧两声,昨日他见主子有秋衣却不穿,还穿着夏衣,又想着这两日下雨天气凉,出于关心主子身体,便提醒主子:“侯爷,秋日转凉,特别是早上,别穿太单薄,当心着凉。”

结果呢?

主子用一种复杂难言的眼神打量了他一眼,回了一句:“余川,你今年好像也才不到十八岁,怎么年纪轻轻的身体就这般弱?现在这天气,又不是文弱书生,还能着凉?”

再瞧瞧主子今日,穿上秋衣了,还是新的秋衣,真真是贤妻手中线,夫君身上衣啊。

余川忍不住调侃道:“侯爷,您昨日不是说这天气不会着凉?怎么今日就穿上秋衣?莫不是觉得天气忽然间转凉了?”

顾景熙目光淡淡地觑他一眼,不紧不慢地回道:“我倒是不觉得冷,可夫人总担心我会着凉,在信中还叮嘱我添衣,连衣服都一针一线亲手做好了送过来,夫人的一片心意,岂能辜负?莫说时值秋季,即便是炎热盛夏,这衣服我也得穿上。”

他说着,语气一顿,看了眼他们四人,转而又道:“现在你们都还没成亲,估计不会懂,等以后你们有了妻室,自然就懂了。”

余川:“……”

周允:“……”

方玄:“……”

方策:“……”

他们觉得主子就是在炫耀,且还是跟他们这几个没媳妇的人炫耀,以前主子可不是这样的,沉稳又低调,现在都高调起来了,恨不得让全天下都知道夫人给他做了新衣服。

就差没有逢人就说:“你瞧瞧,这是我夫人给我做的新衣服,一针一线亲手做的。”

顾景熙见四人沉默不言,他也没在意,淡声道:“好了,忙你们的去吧,我也有事要忙。”

他言罢,就步履轻快离去。

四人默默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然后面面相觑。

余川忍不住嘀咕一句:“侯爷真是越活越回去了,越发不稳重了。”

周允瞪他一眼:“你一个没媳妇的孤家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渣男逃婚,我当场改嫁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太阳小说只为原作者慕妘娍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妘娍并收藏渣男逃婚,我当场改嫁了最新章节第五百五十七章 贬为庶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