梅清韵整个人都是懵的,一脸茫然的看着他,不明白他忽然间发什么疯,但看他面目狰狞,双眼死死的盯着自己,似乎真的有什么事情,可自己最近什么也没做,就连那些妖艳的妾室,也没有为难半分,便直接断定他是心里不痛快,然后来找茬,想让自己也跟着不痛快。

这么想着,梅清韵横眉冷对,没好气道:“魏恒,你要发疯,那就去找你的妾室,她们听话乖巧能陪你一起疯,休要在我这胡言乱语说些一些有的没的。”

魏大人却以为她在装傻,脸色越发阴沉,目光森冷,咬着牙质问:“你别给我装傻,把东西交出来,那东西若是落入别人手中,可不是闹着玩的。”

闻言,梅清韵微愣,瞧着丈夫那紧张又迫切的神情,那眼神里甚至还有一丝恐慌,她眉头一皱,后知后觉的发现他并非在无缘无故发疯,便问:“什么东西?”

“你还在跟我装傻?”魏大人眉头紧皱,眼中的怒意更甚,握着她双肩的力道也加重,压低声音警告,“梅清韵,别的事你跟我闹我都可以轻拿轻放,但这件事可不是闹着玩的,这是关系到我们全家的命运,你现在把东西交出来,我可以既往不咎,就当此事没发生过。”

然而,梅清韵是真的不知道他在说什么,双肩也被他握的生痛,挣脱了一下却没挣脱开,也恼火不已:“魏恒,你让我交什么东西?我拿你什么东西了?你有什么东西是我稀罕拿的?”

魏大人直接言明:“账本,书信,就只有你能有机会接触,只有你能趁着我睡着的时候偷偷拿钥匙去书房的暗室,事到如今,你还在跟我装傻?”

“账本,书信?”

梅清韵听罢,彻底愣住,蓦地瞪大双眼,诧异的看着魏恒,以她对魏恒多年的了解,她知道魏恒说的是什么,可是她真的没有拿,钥匙也是魏恒随身携带的,旁人根本拿不到,今天能这样质问自己,那肯定有人动过账本和书信,可那又会是谁呢?

魏恒缓缓松开她的双肩,站在她跟前,居高临下地看着她,冷声道:“你觉得你把这些东西交给顾景熙,他就会对你另眼相看?若是以前,他还没有娶妻的时候,对你念念不忘,只要你吃回头草投入他的怀抱,他会救你于水火。可如今,他身边也有年轻貌美的妻子,你就算把东西交给他,也不见得他会救你,没准她还记恨你当年抛弃他,最后你也只能跟着我一起遭殃。”

梅清韵听罢,静静的看着他半晌,忽然笑的出声,笑得花枝乱颤,笑容里带着几分癫狂,连带着声音里透着笑意:“所以,你的意思是账本和书信都不翼而飞了?魏恒,你就那么断定东西是我拿的,而不是旁人拿的?”

魏大人反问:“不是你还有谁?”

梅清韵嗤笑一声,不屑道:“我梅清韵向来是做了就做了,没做就是没做,你的账本和书信我都没动过,至于谁会动你的账本和书信,你自个儿动脑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渣男逃婚,我当场改嫁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太阳小说只为原作者慕妘娍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妘娍并收藏渣男逃婚,我当场改嫁了最新章节第五百五十七章 贬为庶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