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屋子前,孟瑾瑶给了她一张绢帕做面纱遮掩,免得去寿安堂的路上,被丫鬟看到她脸上的伤,相信她也不想让自己这样一面展露在下人面前。

回娘家的时候狼狈,那又不一样了,萱宜当时是顾不上太多,好不容易看到有机会逃跑,情况紧急,所以连梳妆打扮都没有,就这样披头散发、不顾体面,狼狈不堪的偷偷逃出武安伯府。

顾萱宜见状,先是一愣,很快就意会过来,感激地看了三婶一眼,道:“多谢三婶。”

她说罢,就用绢帕遮住脸,在后脑系了个结,然后跟在他们身边,心怀忐忑的去寿安堂见各位长辈,准备将事情说清楚,大家一起商量对策。

一路上她心里都很不安,三叔是叔叔,不是父亲,做不了她的主,只能给建议,父亲如果不同意和离的事,她该怎么办?母亲同意,父亲不同意的话,母亲能劝说父亲同意吗?

顾景熙他们刚到寿安堂,准备进屋时,就看到张氏慌慌张张出来。

张氏看到顾景熙夫妻愣了下,很快就看到他们身边那个带着面纱的年轻女子,看身形就知道是她的女儿,忙上前问:“萱宜,母亲刚听到丫鬟来说看到你披头散发的跑回来,好像还受了伤,你还说什么让下人不许告诉我和你父亲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顾萱宜看到母亲紧张自己,总算没那么害怕了。

顾景熙道:“大嫂,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先进去说话。”

张氏闻言,忙不迭地点头,拉着女儿进去。

他们刚进屋,顾景盛和顾景松夫妻以及顾老夫人的目光就投了过来,看到萱宜戴着绢帕遮脸时,皆是一愣。

下一刻,他们还没来得及跟顾老夫人行礼请安,就看到顾景盛蓦地站起来,还没问什么原因,就指着顾萱宜劈头盖脸一顿骂:“顾萱宜,你这逆女是想要气死为父不成?又为了丁点儿小事跑回娘家,又等着姑爷来接你?人家能来接你一回,不代表人家还能低声下气来接你第二回。”

顾景盛态度坚决:“我可告诉你,再为了点儿什么事又给我闹什么和离,那你干脆一根白绫死在婆家算了,我宁愿你死了,也不愿你闹什么和离丢人现眼!还遮什么脸,你是没脸见人了吗?上回你骄纵任性打了小姑子,这次被人打回来了?你从小就任性,现在做了别人家的媳妇还任性,嫁了那么好的人家,有那么好的夫婿你还不满足?”

张氏听到丈夫这般说,也以为女儿又闯祸了,估计又打了小姑子或者是跟小姑子打架,不然丫鬟怎么说萱宜有伤?颇为头疼道:“萱宜,你又跟小姑子闹矛盾了?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,你不能跟她起冲突,不然会引起你婆母的不满,有些小事忍一忍就算了。现在你们又闹矛盾,难道还想像上次哪样闹和离?又不是小孩子了,做事怎么还那么冲动?姑爷这般好,你若是跟他和离了,还能找到比他更好的?”

父亲疾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渣男逃婚,我当场改嫁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太阳小说只为原作者慕妘娍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妘娍并收藏渣男逃婚,我当场改嫁了最新章节第五百五十七章 贬为庶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