厅中气氛沉默。

孟承兴和孟瑾玉大气不敢出,心里慌得很,他们不敢想象母亲的罪名如果坐实后,他们会面对什么,他们是母亲的孩子,外面的唾沫星子都要把他们淹死。

而孟瑾瑶和孟承章虽然也是孟家的子女,可他们是受害者,一个失去母亲,一个失去孪生哥哥,世人只会同情他们。

孟老夫人作为辈分最高的长辈,目光扫过在座的人,在孟瑾瑶身上停留了两息,她皱起眉头,最后将目光投向孙氏,启唇道:“孙氏,是你主动交代,还是先家法侍候?”

孙氏死猪不怕开水烫,轻嗤一声:“母亲想让我交代什么?”

孟冬远咬牙切齿地威胁道:“孙氏,你最好老实交代,否则我饶不了你!”

闻言,孙氏看向孟冬远,自然也看到孟冬远眼神中的警告之意,她冷笑一声,夫妻十几年,她能不明白孟冬远这是何意?

当年周氏的死因,孟冬远是知情的,亲眼目睹的,甚至还有孟冬远的原因在,孟冬远现在害怕事情败露,警告她好好说话,让她承担一切罪名。

好一个薄情郎,当年若孟冬远没有跟她甜言蜜语,没有许诺她美好的将来,她又怎么会走到这一步?

孙氏移开目光,看向一双儿女,见两个孩子眼含泪光看着她,她心如刀绞而又难堪至极,落下两行清泪,她最不堪的一面都被孩子看了去,也不知她认罪后,那脏东西会不会满意,会不会放过她的孩子们。

孟冬远不耐烦地训斥道:“哭什么?你作恶的时候怎么没哭?现在倒是哭起来了?”

孙氏陈述当年的事:“周氏的死是我造成的,她会早产最后难产而死,也是因为我推了她一把,她摔了一跤。”

此言一出,除了知情的孟冬远、孟瑾瑶、顾景熙,其余人皆震惊不已,孙氏亲口承认的,那肯定就是真的了。

“我母亲的死因,父亲可知道?”

孟瑾瑶说着话的时候,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孟冬远看,那仿佛能洞悉一切的眼神让孟冬远心生畏惧。

孟冬远哪敢承认这种事?

他下意识就否认:“阿瑶,这种事我怎么可能知道?我若是知道哪里会娶这毒妇回来?”

孙氏深深地望了他一眼,最终还是将所有罪名揽在自己身上,淡淡道:“对啊,他不知道,他若是知道,怎么可能娶我?”

孙氏言罢,闭了闭眼,把所有的苦往肚子里咽。她之所以会替孟冬远隐瞒,并非因为她心里有多爱孟冬远,而是为了两个孩子,如果她有个什么事,两个孩子在孟家怎么办?孟冬远记恨她,迁怒两个孩子,伤害两个孩子怎么办?唯一的办法只能包庇孟冬远,挽回孟冬远那点颜面。

孟瑾瑶听了此言,颇有几分意外,想到孟瑾玉与孟承兴两姐弟,倒也明白孙氏的做法,这不是为了保全孟冬远,而是希望孟冬远能看在孙氏将罪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渣男逃婚,我当场改嫁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太阳小说只为原作者慕妘娍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妘娍并收藏渣男逃婚,我当场改嫁了最新章节第五百五十七章 贬为庶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