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瑾瑶忽然问:“对了,母亲,祖母呢?”

闻言,孙氏回过神来,如实回道:“你祖母这两日身子不爽利,昨夜没睡好,早上用过早膳又睡下了,现在应该还没起来,你们可以晚点再去给她请安。”

孟瑾瑶颔首应道:“好,那我们晚点再去。”

随后,孙氏让他们坐下说话,看着孟瑾瑶和顾修明母慈子孝的,一家三口相处得十分和谐,她就觉得诡异,都不知道顾景熙父子被她灌了什么迷魂汤,这小贱蹄子果真是没白瞎了这张讨男人喜欢的狐媚子脸蛋。

花厅内都是女眷,顾景熙与顾修明是男子,不好过多逗留,只坐了一会儿就去前院。

他们父子离开,花厅内有了片刻的静默。

孟瑾瑶不动声色地看了眼在场的客人,都是混得不如永昌伯府,或者是跟永昌伯府差不多的,这些人家中曾经也有过辉煌,不然也不会跟孟家来往,而大家能互相往来,不过是同病相怜,谁也不好冷嘲热讽谁,且还能互相吹捧一样,维持脸面,仿佛家中情况还如往昔。

譬如她祖母的娘家,曾经家境是不错的,不然她祖母也不能嫁给当时作为永昌伯世子的祖父,只是祖母的父亲去世后,后辈没出息,就逐渐式微。

她继母的娘家孙家也是,在孙氏的父亲在世的时候,孙家尚可,所以孙氏的嫁妆也尚可,不然当初孟家又怎么会让孙氏用自己的嫁妆,去填补花掉她生母嫁妆银子的窟窿?那些用掉的嫁妆银子,孙氏的嫁妆能填补约莫六、七成。

不过,孙氏的嫁妆,跟她母亲的嫁妆比起来,那可差远了,她外祖父就只有她母亲一个孩子,几乎全部家当都给母亲做了嫁妆,也难怪他们会动歪心思。

如今孙家也是彻底没落了,孙氏的兄长平庸无能,有点能耐的弟弟又因病早逝了,孙氏的侄子还在念书,前程未知,孙家现在并没有人在朝为官,都在啃父辈留下的家底度日,出门在外以书香门第自居,跟她那同样平庸无能的父亲一样,跟没什么本事却又读过书的人一起吟诗作对、附庸风雅。

而她父亲唯一能胜过别人的地方,其一便是祖宗有能耐,得了个世袭制的爵位;其二就是跟长兴侯府有姻亲关系,能沾一沾侯府的光;至于其三嘛,自然是因为她父亲好面子,出门在外大方慷慨,跟这些酒肉朋友相处的时候,就成为吹捧的对象。

片刻后,孟瑾瑶收回目光,看向孙氏,孙氏如今消瘦了不少,憔悴不已,厚重的脂粉都难掩脸上的疲惫,双眼有红血丝,眼窝处的鸦青色,脂粉都掩盖不住,但是能看出痕迹,一副精神萎靡的样子,现在只怕是强打起精神应付客人,毕竟据她所知,孙氏昨晚又见鬼了,几乎一夜未眠。

她微不可察地勾了勾嘴角,关切地问:“母亲看起来憔悴了不少,可是与闹鬼一事有关?”

此言一出,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向孙氏,她们不是没看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渣男逃婚,我当场改嫁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太阳小说只为原作者慕妘娍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妘娍并收藏渣男逃婚,我当场改嫁了最新章节第五百五十七章 贬为庶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