翌日清晨。

顾景熙到大理寺衙门上值,同僚兼好友祁蕴文看到他来上值,像跟屁虫似的跟在他身边,目光灼灼地看着他,好几次欲言又止。

他坐在公案前,看各地呈上来的卷宗,大理寺卿有自己专属的,单独的办公地方,祁蕴文也将自己要看的卷宗搬过来,跟他一起看。

不过,顾景熙直接无视他,心无旁骛看卷宗,偶尔走神时,对上他的眼神,总觉得怪异的很,直到后来被他的眼神看得头皮发麻,无心办公,这才放下手里那份卷宗,沉声问:“祁墨白,你是不是得了眼疾?”

祁蕴文下意识摇头:“没,没有啊,你怎么这样问?”

顾景熙皱着眉头,对上他那灼热的眼神,又觉得恶寒,没好气道:“那你直勾勾盯着我看做什么?我又不是你媳妇。”

祁蕴文再次摇头:“不是,我就是想看看你跟往常有什么不对劲儿。”

顾景熙又问:“那你可有看出来,我有什么不对劲儿了没有?”

“跟平常没什么两样。”祁蕴文缓缓收回目光,片刻后又觑了觑他,低声道,“不过看你如此暴躁,倒像是欲求不满。”

顾景熙冷嗤一声,嫌恶道:“你若是被男人深情款款的盯着看了一个时辰,怕是比我还暴躁。”

“我深情款款,”祁蕴文指着他,“看你?”

言罢,祁蕴文恶寒地打了个寒颤,郁闷不已:“顾曜灵,你什么眼神?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对你深情款款了?这种谣可不兴造啊,我有妻有儿,没有龙阳之好,对男人没兴趣。”

顾景熙觑了他一眼,语气间透着嫌弃:“对我没兴趣就别往我脸上看,否则我会以为你移情别恋,对我有意思。你还别说,被自己好兄弟看上,还挺恶心的。”

祁蕴文无言以对:“……”

哪个正常的男人移情别恋,会移情到另一个男人身上?

须臾,祁蕴文犹犹豫豫地问:“曜灵,那什么,你的身体是不是已经无碍了。”说罢,他又不动声色观察好友的神色变化,生怕唐突了好友,毕竟这个问题对男人来说,太过难以启齿。

顾景熙脸色一顿,语气平静的反问:“所以,你粘着我一个时辰,就是为了问这个问题?”

祁蕴文点头:“不然呢?”

他说完,想了想,又补充道:“看你昨日那么着急想跟弟妹做点什么事,身体应该是无恙了吧?”

顾景熙听罢,神色莫测地觑了他一眼。

祁蕴文估摸不准好友什么意思,忙解释道:“曜灵,你别误会,我没有别的意思,如果你身体无恙了,我真的替你高兴,若是还没好,那也别放弃,听太医的话。”

他说着无奈轻叹一声,语重心长道:“你那儿子做下的荒唐事,全京城皆知,我听闻他现在又闹了事被你禁足了,如此不着调,将来继承爵位肯定不堪大任,你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渣男逃婚,我当场改嫁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太阳小说只为原作者慕妘娍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妘娍并收藏渣男逃婚,我当场改嫁了最新章节第五百五十七章 贬为庶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