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氏脸上火辣辣的,明明女儿都哭了,还受了伤,最后错的竟然是她的女儿?

听到陈氏如此说,她脸色难看得紧,陈氏这样小事往大提,直接上升到是否会将婆母气病的层面上,让她不好收场,若是轻拿轻放,那不就是等于纵容女儿,没将婆母的身体放在心上,甚至她自己也认同女儿的话?

她看向泪眼婆娑的女儿,方才以为是萱灵有错,要求陈氏重罚萱灵,如今发现错的是萱宜,若是不重罚,她无法息事宁人。

至于如何重罚?

她想到如今还在祠堂思过抄家规的顾修明,心想顾修明作为侯府世子,嫡系唯一的儿子,都被打了二十五鞭刑,抄家规百遍,禁足祠堂思过一个月。

有这前车之鉴在,她女儿又言语冒犯了婆母,又欺凌妹妹,还在长辈面前狡辩颠倒黑白,她估计也得罚女儿去祠堂才行,不然显得太轻了。

张氏眯了眯眼,狠下心肠道:“萱宜,你太让母亲失望了,欺凌家中妹妹,言语冒犯长辈,且还在你三婶面前狡辩,明目张胆冤枉你妹妹,母亲这回不重重罚你,你都不会知错。如此,便罚你去祠堂跪在列祖列宗面前思过两个时辰,抄家规二十遍,禁足半个月不得出院子,以示惩戒。”

此言一出,顾萱宜傻眼了,没想到素来疼爱自己的母亲会如此狠心,失声痛哭:“母亲,您好狠的心!”她说罢就哭着跑了。

陈氏也暗自抽一口凉气,张氏有多疼爱顾萱宜她是知道的,那是如珠如宝捧在手心宠着的,抄家规二十遍,禁足半个月都不算什么,跪在列祖列宗面前思过两个时辰,那才是重头戏,能被罚跪祠堂的,那是犯了大错的,哪个不以罚跪祠堂为耻?张氏也真能狠得下心肠。

张氏生怕女儿出什么事,忙吩咐女儿的两个丫鬟:“快去看着大姑娘,顺便把大姑娘押到祠堂受罚。”

两个丫鬟见大夫人还未想起来要罚她们,忙不迭地应声追了上去,省得大夫人等会儿就想起来。

陈氏温声问:“大嫂不去瞧瞧?萱宜是千娇百宠长大的,似乎还未受过这样的惩罚,大嫂不去开导开导,等会儿想不开可怎生是好?”

张氏听了,心头一紧,目光冷冷地剜了陈氏一眼,强忍着怒意,咬牙道:“多谢二弟妹关心,我这就去看看。”说罢,便抬起步子快步朝女儿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。

顾萱灵望张氏母女离去的方向瞧了眼,心中一阵后怕,若不是三婶目睹了事情的经过,被罚跪祠堂、抄家规、禁足半个月的人会不会就是她?

陈氏看着她仓促离去的背影,微不可察地笑了笑,转而对孟瑾瑶道谢:“三弟妹,这次真是太谢谢你了,若不是你看到,萱灵这拙嘴笨舌的丫头可就要吃大亏了。”

孟瑾瑶温声回道:“二嫂不必客气,我也只是尊重事实真相而已,无论今天是萱宜犯错,还是萱灵犯错,我都不会偏帮。”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渣男逃婚,我当场改嫁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太阳小说只为原作者慕妘娍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妘娍并收藏渣男逃婚,我当场改嫁了最新章节第五百五十七章 贬为庶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