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半人定,淡月胧明,梧桐树的叶子伴着西风奏起急促的乐章。

独栋小楼上灯光暖媚,楼上有四间房,分别是琴房、会客厅、书房以及闺房,郗遐之前只在兰绫的书房略坐坐,此刻他却坐在兰绫的闺房调琴弦。

金炉香尽,翠屏掩住烛影,翦翦轻风吹动珠帘,美人倩影若隐若现,郗遐无视她的存在,只是低头专心调弦。

不知过了多久,郗遐才道:“琴弦调好了。”

兰绫卷起珠帘,略带一丝愁容:“听说郗家郎君明日就要走了,可是厌倦了奴婢?”

郗遐玩味一笑:“怎么舍不得我走吗?”

兰绫缓缓走过来:“如果奴婢舍不得,郎君就不会离开吗?”

“你的目的还没达到,自然不甘心让我就这么离开。”

郗遐一语中的,兰绫满眼的惊愕,不由得停下步子,与郗遐相距不过五步。

她瞥了一眼放在桌上的琴,又望了望全然无事的郗遐,不免有些失望,低声问道:“你怎么会知道?”

郗遐脱去皮手衣,淡笑道:“除了青铜琴轸上淬了毒,就连琴弦都是特制的,这不禁让我想起了怡园发生的一件事,很像是崔缇和华恒的联手杰作,那么你背后的主人又是何人?”

她毫不慌乱,嘴角扯出一丝微笑:“别人雇佣我杀人,我从不会问雇主的姓名。”

“到此刻你还想保护那个人,看来那人对你很重要。”

虽然郗遐不知道指使兰绫的人是谁,但可以确定那个人就在洛阳,并且还去过怡园,因为在兰绫的闺房内就摆着一幅怡园出售的宴乐图。

她转身慢慢走向窗前,清傲出尘的女子眼底含着柔光:“我的目的就是不让你活着离开莳花馆,可是我却不想杀你,因为你是第一个认真鉴赏和评估我的画作的人,你和外面的那些男人不同,对我不恭维,也不鄙夷,只把我看作是喜欢写兰的人。”

“这么说我还要感谢你的不杀之恩?”

袖里箭还未发出,就掉落在地,兰绫的一只衣袖已被砍去半截。

一道剑影从她鬓边掠过,此时的她花容失色。

“以我的能力,根本杀不了你,你杀我却是易如反掌,既然早就知道,为何还要留着我的性命?”

“取你性命的人应该就在路上了,我又何必亲自动手?”

兰绫盯视着他:“繁邑临死的时候说了几句话,他一生阅人无数,终还是看错了一个人,那个人不会是伍泰,更不会是连伯继,你觉得他指的是何人?”

郗遐唇角噙着无所谓的笑意,“你问错了人,我并不是他的学生。”

兰绫不禁冷笑:“幸亏你不是他的学生,当然他也教不出你这样的学生。”

郗遐眼神中透露着一丝遗憾,繁邑以为这么做就可以帮到那些村民,其实他什么都改变不了。他不是看错了人,而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晋中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太阳小说只为原作者兔儿知秋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兔儿知秋并收藏晋中镜最新章节第一百六十节 冗长的黑夜(四)